关于钱每个看护者需要知道什么 (What Every Caregiver Needs to Know About Money)

Printer-friendly version

有时候人们谈论性比谈论钱更自在。每个家庭都有关于如何处理钱的潜规则和期望:如何省钱、如何花钱、谁拥有控制权、如何做决定。当您成为某个人的看护者时,钱在您做出关于他们的护理的选择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且,毫无疑问,钱可以成为家庭内部摩擦的一个巨大来源。

许多老年人要么是在大萧条时期长大的,要么是有过“萧条思维”的父母。储蓄很重要,有钱以备“不时之需”很重要,不浪费同样很重要。对花光钱的焦虑是一个问题。父母通过储蓄金为子女留下遗产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情。许多成年子女期望得到一份遗产,并希望最大化他们所能得到的金额。

一旦一个人需要看护者,就必须讨论钱。许多老年人不愿意让他们的成年子女了解他们的财务状况。要他们承认他们毕其一生储蓄以备的“不时之需”已经到来时 , 这一点并不容易。更可以理解的是,他们极不情愿放弃对自己财务的控制。但是,特别是当某人表现出认知能力下降的迹象时,看护者就必须监督财务状况以防止错误——帐单未支付或重复支付,投资没有得到看管,不合理支出,或者将钱丢在屋子里或街上。

 

谈论钱

如果对需要护理的人的财务状况没有清晰的了解,看护者将无法做出良好的长期财务规划。开始交谈可能是最艰难的部分。是应该一对一地进行交谈,还是应该在其他重要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和兄弟姐妹召开家庭会议?也许这样的交谈听起来很熟悉:

“妈妈,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如果我们能一起努力了解财务状况将会有帮助,这样我们就能在您的需求改变时, 针对您的护理做出最好的决定。”

“哦,亲爱的,我现在不想谈这个。一切都好,我处理所有帐单没有任何问题。”

“我知道现在一切都很好,但是如果您摔了一跤,摔断了胳膊,无法写支票了怎么办?那么您的帐单怎么支付呢?”

现在是开始“如果……怎么办”交谈的时候了。建议可能的场景,询问“如果……您想要什么”,并写下您父母的回答。其中一些可以是关于健康护理愿望或生活安排的,其中一些是关于钱的问题。当您越能了解您的亲人如何看待金钱以及他/她的具体愿望是什么,您就越能实现这些愿望并感觉到已尽己所能尊重对方的意愿。

这就引出了关于老年人涉及到钱的其他方面的交谈:

  • 家是被看护者最好的归宿吗?
  • 支付养护中心费用更贵,还是在家里雇佣看护者更贵?
  • 如果作为成年子女的我提供护理,我能不能把我父母的一些钱花在雇佣替补或暂托帮助上,这样我就能时不时地休息一下?
  • 我的父母付钱给我做看护者更好,还是从外面雇佣更好?
  • 如果我们想要雇佣某个人,是应该通过代理机构还是应该私下雇佣?

 

工作和老年人护理

作为一个护理年迈父母的成年子女,您很可能在许多方面都受到了影响。您有一份具有职责和期望的工作。您可能有配偶和子女要供养。此外,您还需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应该包括锻炼、正确饮食、和朋友交往以及有休息时间。在这之中, 您也得睡觉才行。现在又多了一项看护任务,并且需要为别人处理财务问题。平衡这一切成为您必须做的事,这样很容易会被重担压垮。

许多看护者考虑离开他们的工作,以便能够为现在需要日常帮助的人随时提供服务。这是一个复杂的决定,因为它不仅影响您的财务状况(和您家庭的财务状况),而且影响您父母的财务状况,也许甚至影响您的兄弟姐妹或其他大家庭成员的财务状况。(有关兼顾看护和工作的更多信息,请参阅 FCA 资料书工作和老年人护理 (Work and Eldercare)。)

当您停止工作时,必须立即处理健康保险的变化。根据《统一综合预算协调法案》(COBRA),您可以私下支付 18 个月的保险;或者根据现行《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您可以在公开市场上购买健康保险(没有对预先存在疾病的罰金)。但是这将花您的或您负责的家庭成员的钱。

此时此刻照顾亲人固然很重要,但是为您自己的老年进行规划也很重要。没有现在的收入会影响您将来的收入。如果您多年不向社会保障体系缴纳费用,您的收入将会在您领取社会保障福利时减少。养老金、退休基金、个人退休帐户 (IRA)、401K 雇主提拨金和其他储蓄帐户也会受到类似的影响。离职可能会影响未来的升职 ,也会影响以后的收入。并且工作也可以作为您的发泄情绪的出口、转移注意力和得到社会支持的管道。

家庭看护者联盟 (Family Caregiver Alliance) 被问到的常见问题之一是,“成为我父母的看护者我怎样才能得到报酬?”如果您打算成为主要看护者,是否有某种方式可以让您的父母或被看护者为您提供的帮助支付给您费用?简单的回答是“有的”,只要各方都同意即可。(要了解如何建立正式的付款安排,请参阅 FCA 资料书个人护理协议 (Personal Care Agreements)。)如果被看护者有资格领取 Medicaid(加利福尼亚州的 MediCal),就有可能通过居家扶助服务 (In-Home Supportive Services, IHSS) 得到付费。

 

成为看护者的财务问题

问您自己和其他家庭成员的问题:

  • 如果我搬到妈妈或爸爸那里住,我的租金/房贷怎么支付?
  • 家庭成员是否可以让妈妈/爸爸给我报销我照顾他们的额外费用?这些费用可能包括生活费用、医疗费用、交通和食物。
  • 如果我提供主要护理,你们(其他家庭成员)能帮上忙吗?或者我将被期望去做所有的事情?我们如何划分责任?如果我得到了报酬,你们应该为你们做的事情得到报酬吗?
  • 作为一个家庭成员,我们将如何决定妈妈/爸爸的护理?我们如何决定他们的钱将如何使用?谁将掌管财务?
  • 我将去哪里寻求支持?我的朋友或家人会帮助我得到休息吗?我有什么爱好或其他事情可以让我在休息时间去做?我怎样才能有零花钱和朋友出去或者买我想要的东西?
  • 如果我是主要看护者,你们是否也可以让我花妈妈/爸爸的钱来帮助照顾我?这将意味着遗产中的可用资金可能会少一些。如果我做了所有的工作,我是否应该得到不同比例的遗产?如果我不辞掉我的工作去做这件事,你们是否可以雇佣看护工来护理妈妈/爸爸?这也会影响您能继承的遗产。
  • 如果妈妈或爸爸需要搬到一个辅助生活社区或疗养院,我们将如何做出决定,以及财务状况将在决策过程中起到多大的作用?
  • 如果妈妈或爸爸的钱用光了,我们中的任何一位能帮他们支付生活费吗?
  • 关于 Medicaid 和 Medicare 的保险给付范围我们需要了解什么,以在未来支付护理费用时做出适当的决定?

 

钱是一个情感问题

当我们谈论钱时,我们的情绪都容易被触发。钱等价于爱吗?有人因为需要或者因为他或她“较受宠爱”而得到较多钱吗?这些年来父母是否为某个兄弟姐妹提供了支持?当父母不再能帮忙时,他或她会发生什么?

如果父母不让家庭看护者监督财务,看護者就会有不被信任或被当作孩子对待的感觉。遗产应该平等地分配, 还是应该分给最需要的人或做了大部分工作的人?如果没有很多钱,就会有愤怒和怨恨,因为父母把成年子女置于困难的境地。如果有很多钱,贪婪就会成为做成决策的影响因素。

通常家庭成员划分为掌管钱的人和进行看护的人。这让看护者处于不得不向他们要钱的境地,而掌管钱的人可以控制如何花钱。这会容易引发紧张情势并造成家庭失和。(请参阅 FCA 资料书与兄弟姐妹一起看护父母 (Caregiving with Your Siblings)

 

常见评论和问题

  • “要是我的父母更节俭就好了。”
  • “负责任的人都是我,现在您們得到的遗产金额和我一样多。”
  • “爸爸太不负责任了,他没有为老年或生病时做规划,现在我只能想办法处理。”
  • “当妈妈没有钱雇佣看护工时,我如何尊重她不呆在疗养院的愿望?”
  • “如果我让爸爸搬进来和我们一起住,我们可以收取租金来抵销增加的费用吗?如果我们     这样做,我的兄弟姐妹会有什么感觉?”
  • “我怎么说服妈妈现在就把钱花在她的护理上,而不是让她只想为未来需要继续存钱?”
  • “我有钱的姐妹是否应该比我多花些钱在妈妈的护理上吗?因为我没有那么多钱。”
  • “妈妈和爸爸现在能给我们钱吗?这样他们以后就有资格申请在 Medicaid 下的疗养院了。我能相信您不会花这笔钱,在妈妈和爸爸将来需要时,它还在那里吗?”
  • “因为您现在正监督他们的财务,您会将所有银行对帐单寄给我们吗?我们想知道他们的钱花到哪里去了。”
  • “我需要在看护时休息一下。您会使用他们的一些钱请人在周末照顾妈妈, 以便我可以离开吗?”
  • “我们付钱给看护者,让他每周陪伴爸爸三天。在看护工没来的日子, 您可以值班吗?如果不能,您会多付些钱請看护工吗?”
  • “妈妈有价值 100,000 美元的投资.那笔投资怎么了?”

 

痴呆症是一个因素时

如果被看护者没有痴呆症,他或她有权利做出决定,包括错误的决定。这意味着他/她可以做出一些看似不合理的关于钱的决定, 以及如何花钱或不花钱的决定。这对看护者来说很难接受——我们想要帮助做“正确的”事情并做出合乎逻辑的决定。我们也担心,如果不明智地处理金钱,将来我们不得不收拾这残局并解决问题。每个家庭都想靠自己的方式解决这难题。然而这时候 , 请牧师、律师、社工或医生之类的外人介入, 可能会有所帮助。

无论是否患有痴呆症,老年人都会容易受到“不适当的影响”。有些人会刻意友好对待他们, 找到一种方式进入他们的内心和钱袋,从而导致老年人对他或她“过度慷慨”。密切关注财务状况可以帮助您发现任何异常的资金外流。

如果妈妈或爸爸患有诸如阿尔茨海默氏病、中风或其他疾病之类的疾患所引起的痴呆症,那么他们需要更多的监督以确保妥善处理财务问题。他们现在就需要帮助,因为以后可能就无法做出合乎逻辑、合理和通情达理的决定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痴呆症变得越来越严重,所以需要尽快安排妥当,以便之后才有人可以处理财务问题。当被看护者仍可以理解并签署必要的文件, 而给予看护者或受托人必要的权力时,这样做比较容易。如果没有及时完成,可能就有必要申请托管, 但这种方式易造成劳神伤财又耗时。(请参阅 FCA 资料书保护程序:监护和托管 (Protective Proceedings:  Guardianships and Conservatorships)为缺乏行为能力者进行法律规划 (Legal Planning for Incapacity)。)

如果尚未进行法律规划,那么可以从遗产规划或“老年人法律”律师开始,他们可以帮助撰写遗嘱或设定信托等事宜,另外也要填写会在适当时候就生效的财务授权书。(请参阅 FCA 资料书 找一位律师帮忙做遗产规划 (Finding an Attorney to Help with Estate Planning))。

 

钱、钱、钱:总是和钱有关

许多家庭的争斗和紧张都集中在钱的问题上——谁有钱、谁没钱、如何花钱、怎么决定如何花钱、家庭过去关于钱的问题是什么、现在的问题是什么。这是一项挑战, 要处理我们对父母、疾病、衰老和死亡的复杂情绪,有时这些情绪会在关于钱的冲突中产生。与协调人员一起举行家庭会议可能有助于家庭团聚,而不是被这些问题弄得支离破碎(请参阅 FCA 资料书举行家庭会议 (Holding a Family Meeting))。

 

资源

家庭看护者联盟 (Family Caregiver Alliance)
全国看护中心 (National Center on Caregiving)
(415) 434-3388 | (800) 445-8106
网站: www.caregiver.org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发送电子邮件的链接)
FCA CareJourney:www.caregiver.org/carejourney
家庭护理导航 (Family Care Navigator):www.caregiver.org/family-care-navigator

家庭看护者联盟 (FCA) 致力于通过教育、服务、研究和宣传来提高看护者的生活质量。FCA 通过其国家看护中心 (National Center on Caregiving),提供有关当前社会、公共政策和看护问题的相关信息,并且为针对看护者的公共及私人计划的制定提供帮助。对于为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中风、头部损伤、帕金森氏病以及患有其他虚弱性疾病的成年人提供看护,且居住在大旧金山湾区的人员,FCA 提供直接的家庭支持服务。

 

FCA 资料书和提示单

可通过 www.caregiver.org/fact-sheets 在线访问所有资料书和提示单的列表。

与兄弟姐妹一起看护父母 (Caregiving with Your Siblings)
在家看护:社区资源指南 (Caregiving at Home: A Guide to Community Resources)
举行家庭会议 (Holding a Family Meeting)
为缺乏行为能力者进行法律规划 (Legal Planning for Incapacity)
个人护理协议 (Personal Care Agreements)

 

补充资源 

国家老年人法律律师学会 (National Academy of Elder Law Attorneys)
www.naela.org(外部链接)
有关如何选择老年人法律律师和向老年人法律律师咨询的信息。

 


本资料书由家庭看护者联盟 (Family Caregiver Alliance) 编写,由 Harrison Lazarus Advisors, Inc. 的注册会计师 Harrison Lazarus 审核。© 2015 家庭看护者联盟。保留所有权利。